今天是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教育云平台登录| 请带上母校的问好:晨安、午安、晚安| 畅享便捷安心车生活| 空气质量优良率高达93%| 其最大功率为570匹马力| ftp| English | 请假系统 

中学生与奥运冠军对话 落后很多也坚决不能泄气

日期:2012-11-19  来源:人民网  作者:

任翔向钱红请教,如何才能在困难中坚持理想。

■ 本周出镜

任翔

北京市八一中学初一学生

互动方式:与前游泳奥运冠军钱红谈话,并接受运动指导

强二代关键词:坚持梦想、体育精神

钱红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泳坛的“五朵金花”之一,曾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夺得女子100米蝶泳金牌,后于1993年退役,如今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而“00后”任翔喜爱游泳,他知道钱红是奥运游泳冠军。

任翔和钱红的谈话从“梦想”开始:“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你小时候的梦想是当奥运冠军吗?”

“我小的时候爱吃巧克力,那时想当巧克力厂厂长,后来还想过当警察。” 钱红说。“对我来说,不同时期的梦想是不一样的。练游泳以后,我的目标就特别明确了,就是在游泳方面不停地拿第一。你现在就有梦想挺好的,有了梦想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任翔说他的父母希望他好好学习,不赞同他练体育。他曾经打过一年的棒球,还自学了游泳,但由于课业紧张,这些爱好都搁下了。“我每天晚上十点多才能写完作业,根本没有时间去运动了。”任翔有些无奈。

钱红对他的遭遇很同情,她也很担心国内的学生会因为缺少运动而造成体质退化,尤其放弃了运动带来的乐趣。

钱红说,“体育更能让人找到一种感觉,就是把特别困难的事情完成之后的成就感。”她认为,体育是加法,不是减法。

“在体育中,你有合作的队友,还有制造困难的对手,他们都能带给你很多东西。后来跟我关系特别好的都是队友,队友的感觉和同学不太一样。而且体育可以为你增加一个通道,像美国很重视体育,如斯坦福大学学费一年是四万美金,你要是有体育特长的话就有可能免掉这笔钱。”

任翔也回想了打棒球时队友之间的默契,但他仍有疑问:体育会影响学习吗?“我们学校就有几个足球特长生,他们每天要训练到晚上七点多,我原来打棒球每天也要三个小时。你小时候学习成绩好吗?”

“我觉得只要方法得当就没问题。”钱红说,“我小学时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去训练,下午放学后也要去训练。但我的学习成绩还挺好,小升初的时候成绩排年级第九名,小学时我还是学校的大队委呢。当然你们现在学习压力都很大。与国内不同,我看到美国的小学生每天有很多时间去玩,去运动,他们很快乐。”

■ 强二代互动

落后很多也“坚决不能泄气”

任翔:哪次比赛最让你难忘?

钱红:每次大型比赛都挺难忘的。像1988年汉城奥运会,我的训练成绩特别好,状态也好,感觉那次奥运会就是为我开的。但也因此忽略了很多东西,只关注自己,最后没能拿到冠军。

再如巴塞罗那奥运会,我和教练在运动员专车行驶途中,发现车上运动员戴的都是摔跤的胸牌,以为搭错了车,心想要误了比赛了,教练血压当时就高了。后来我们用不太流利的英语问司机是不是去游泳馆,司机说是。原来那些运动员是去游泳馆加油的。可以说,在赛事过程中,运动员会非常敏感,各种细节都会影响情绪,需要及时调整心理。

任翔:当比赛中距离终点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别人比你快很多,你会不会不想游了?

钱红:坚决不能泄气,运动员在比赛中不能有任何松懈。我给你讲个故事,在80年代一次世界比赛中,我有100米蝶泳和4×100米接力两个参赛项目,而中间只有15分钟休息时间。第一场100米蝶泳比赛我拿到了冠军,当时大家为了让我多休息一会儿,就在接力比赛中把我安排在最后一棒,其实也就能多休息3分多钟。

接力赛开始后,她们都拼得特别好,跟美国队和澳大利亚队咬得很紧,大家肯定也希望最后一棒的我能努力,不受前面比赛的影响。当我游到最后15米的时候非常累,但没有咬牙坚持,看着美国队把我超过去了,最终拿了第二名。上岸之后我知道大家都很失望,但每个教练和队员都对我说没关系。那次经历对我触动非常大,之后遇到类似的比赛,我都不会让自己懈一点点力气,拿出百分之二百的力气去游。这也是一种体育精神。

学会从所做的事中发现快乐

任翔:你觉得做游泳运动员辛苦吗?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钱红:我从九岁开始学游泳,一共游了十几年。我小时候还没什么汽车,冬天游完泳出来头发还湿着,一出门头发都结冰了,然后走路到教室,有暖气又化了。我记得冬天早晨去游泳馆时天还是黑的,游着游着就看到太阳升起来了,夏天太阳几点升起来我都知道了。但我真心喜欢游泳,每天游泳会找些趣事。那时我有很多伙伴,一起走两三站地去游泳馆。那时还有马车,有时我们会对马车师傅说,叔叔,能捎我们一段吗?最后七八个小孩坐着马车去游泳馆。从所做的事情中发现快乐,就不觉得苦了,也容易坚持。

任翔:我在小学经常得第一名,上初中后发现数学难题做不出来,感觉地理也挺难。成绩只能在班级排前十了,这种感觉很难受,你有过这种感觉吗?

钱红:我觉得这种感觉反而能激励你。我在省队的时候是拔尖的,人们都重视我,食堂大师傅在我游完泳后都会问,钱红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但到了国家队,我们游泳的成绩不如跳水队、兵乓球队,食堂阿姨都有些轻视,比如我不拿饭票都得让我去拿,但高敏(跳水世界冠军)不拿饭票就能被放进去。那之后我就想着改变现状。我觉得接触高水平的人,可以学到更多东西。你应该发现自己的不足,然后弥补上,自然会好起来。

任翔:你觉得在学习上要争第一吗?

钱红:不想拿金牌的运动员不是好运动员。我小时候,有些农村孩子游泳比我们还努力,但他们只是想拿城市户口,拿到户口就懈怠了。所以争第一的信念对运动员来说很重要。但我觉得学习和体育不太一样,有时候不要太看重名次,把知识都掌握了就行。

任翔:你现在还游泳吗?游泳对你人生的影响如何?

钱红:现在不游泳了,一般就晚上跑跑步。我觉得现在好多习惯跟游泳有很大关系。比如坚持,我总想着坚持一下也许会是另一种结果。还有自律性会比较强,该十点睡一定会睡。目标性也比较强。

■ 访谈

不同意将人群“分类”

新京报:你的大女儿与任翔年纪相仿,你在教育孩子方面遇到过什么问题吗?

钱红:我有三个孩子,对我来讲,最大的问题就是每天要面对三个性格不同的孩子。我以前从没想过要教育孩子,直到孩子长大了才知道教育的重要性。

老大一直在练网球,她希望自己以后能成为职业网球运动员,并且她也很有天分。但她的性格太不运动员了,很随和,容易跟着别人的节奏走。老二个性太强,非常有原则。老三还小,太淘气了。

新京报:你和孩子之间发生过冲突吗?是怎么解决的?

钱红:我在孩子面前还是比较有权威的。此外,我们做事情都会和孩子们商量,获得她们的认可和理解。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富二代”、“官二代”这些概念?

钱红:我觉得不要把人群划分得那么清楚,好像等级森严,这可能会对青少年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其实,我的孩子也被媒体称为“星二代”,他们有时会和我一起参加活动或接受采访,但我会不时告诉他们,这些光环不是你们努力得来的,而是妈妈努力得来的。我希望以后人们见到我时会称呼我这是×××的妈妈。

■ 花絮

在奥运冠军指导下测体能

谈话结束后,钱红带着任翔来到了位于京翰1对1北大校区的“钱红全国青少年锻炼计划康体教室”。在这里,通过几项较简单的肢体测试,可以测出学生的柔韧性、力量等体质状况,然后可以通过测试结果制定相应的改善方案。

在钱红和教练的指导下,任翔有些紧张地完成了相关测试。教练根据测试结果指出,任翔的得分偏低,体质不是很理想,已是满头大汗的任翔有些不好意思,但认为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还得抽时间多进行体育锻炼。”

 

分享到:
推荐 打印 | 录入:冰雪与鲜花争艳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