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1月21日 星期一  
教育云平台登录| 请带上母校的问好:晨安、午安、晚安| 畅享便捷安心车生活| 空气质量优良率高达93%| 其最大功率为570匹马力| ftp| English | 请假系统 

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刘伦堂同志先进事迹

日期:2014-11-26  来源:  作者:
甘以毕生献乡亲 ——追记下陆区老鹳庙社区党总支书记刘伦堂 (黄石日报记者 左聪 通讯员 徐智斌 陶昀) 暴雨如注,鹳鸟徘徊。   此时此景,下陆区老鹳庙社区笼罩在一片肃穆之中,仿佛在悲泣。天空下,该社区的居民们默默地为他们的领头人“老鹳鸟”刘伦堂送行。   因肝癌晚期,老鹳庙社区党总支书记刘伦堂这只带领党员群众飞了25年的“老鹳鸟”终于收起了翅膀,于2014年6月25日23时45分,不幸离世。   丢了铁饭碗,人家说他亏了;   群众致了富,他回答赚了——    勇立潮头摘“穷帽”   25年前的老鹳庙是个穷地方。辖区2400多人,仅有600亩菜地,人均不足三分,日子过得紧巴巴。   就是在这种极度艰难的情况下,当时的肖铺乡党委找来时任乡企业公司经理的刘伦堂,希望他到老鹳庙担任村党支部书记。面对组织的重托,群众的期盼。刘伦堂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乡企业公司红红火火,利润连年翻番,如果回到村里,一穷二白,什么都要从头做起。但看到村民微薄的收入,他落泪了,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村里。   “无工不富、无粮不稳”这是刘伦堂担任支书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老鹳庙水泥厂是刘伦堂任村副主任时,于1983年亲手创办的一家企业,而此时由于经营不善,连年亏损,已停产半年。   刘伦堂四处奔波,找亲朋借款,发动工人集资,担任村支书的第13天,水泥厂重新点火开工了。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水泥厂重新焕发生机。刘伦堂并没有满足,又先后创办起建材厂、碎石厂、建筑队等一批集体企业。   上世纪末,市场经济风起云涌,村办企业效益普遍下滑,为避免冲击,刘伦堂多次召集党员干部和居民代表研究对策,并对水泥厂、碎石厂、建筑队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引进年产值过1000万元的法兰盘厂等企业。一度下滑的集体经济再度壮大,全社区实现社会总产值过亿元,村集体收入70多万元。   近几年,老鹳庙的三家企业被列入关停“五小”企业之列。“五小”关了,老鹳庙出路在哪里?刘伦堂适时勾画出发展商贸业的蓝图。 这时,他虽已年近七旬,可仍然壮心不已。怎奈天不作美,患上绝症,这一美好愿望只能等待继任者们去实现了。      群众盼就要干,他心装一本民生账——   鞠躬尽瘁尽职责   “书记身上始终携带着笔记本。一个点子、一个要求、一个期盼、一个感悟,不管是群众意见还是反映困难,全部一一记下。”社区副主任程时贵回忆。   刘伦堂的书柜里整齐排列着大小不一的记事本,记录着“谁家生活有困难”、“哪家危房要修缮”、“哪位病号需照顾”等“小事”。居民们说:“刘书记对我们的难处心中有一本账!”   1998年7月22日发大水,刘伦堂半夜被风雨声惊醒,他马上想到了本村8组的江春华、9组的余显雨、10组的程时亮等几家的住房地势低矮,极有可能被洪水冲垮。于是他顾不得自家已进水,在道路被淹的情况下赶到村民家,逐一叫醒大家,并帮助他们疏散转移。   老鹳庙是下陆区新农村建设的试点单位,新村建设千头万绪,组织协调工作难度大。2007年的一天,刘伦堂在协调工地的现场,不慎摔伤了右腿。可哪家有困难,他仍就拄着拐杖亲临现场协调,群众无不赞叹这位可敬的老人。对全村各家各户情况了如指掌的刘伦堂,却对自己的病情并不了解。今年4月,刘伦堂开始有头晕目眩的症状,大家都劝他去医院治疗,他却忙于工作一拖再拖。直到4月12日病情严重,刘伦堂仍强打精神,在社区主持召开了最后一次“两委”会议。      当干部要公道清白,决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   打铁先做到自身硬   集体富了,但钱一分都不能乱花,必须为广大居民谋利益。这是刘伦堂当了25年的“一把手”,一直信奉的处事之道。   刘伦堂的大哥是社区公认的困难户,多次找刘伦堂想包点工程。每次都被拒绝,大哥因其不讲情面,见面都不跟他说话,视同路人。   大儿子刘文兵曾经问刘伦堂,“自从你当了书记,不仅没占到便宜,而且还要从家里往外拿钱,这是图个啥?”刘伦堂说,“你父亲当了20多年的书记,没给你们留下一点扯不清的账,做人一定要公道清白,决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 ”   “群雁高飞头雁领,打铁还需自身硬”,刘伦堂还给“两委班子”定下“四不准”:不准用公款送礼、不准借工作之便收取礼物、 不准以任何名义侵占公物、不准为亲朋好友谋私利。社区各项收入,全部对外公开,每笔开支必须经过居民理财小组审核。“党员干部要讲纪律,更要讲学习。”翻看刘伦堂20多年的学习笔记,在几次大的教育实践活动中,他分别撰写了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的心得体会。   在刘伦堂的办公桌上,一副老花眼镜下面压着一本《反对浪费、厉行节约——重要论述摘编》,这位老党员勤于学习,知行合一的形象被定格于此。   程冬生说,刘书记已经看不到居民实现全面小康的那一天,但是,他25年来为官留在这片土地上的“红色印记”,注定会在某一个春天,悄悄铺开一个他梦想的世界! 生命在党徽中闪光 ——社区好书记刘伦堂系列报道之一 (黄石日报记者 左聪)6月29日,天空阴沉。老鹳庙社区100多名干部群众,送别了74岁高龄的社区书记刘伦堂。   刘伦堂离开人世,但他的荣耀却留存下来。这位老书记从1983年获市先进生产工作者称号,到2013年老鹳庙社区被市委授予基层示范党组织。30年来,40多项荣誉,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全省劳动模范,刘伦堂和他带领的社区可谓各项荣誉齐身。   “我们舍不得刘书记啊!我还没来得及让老书记到我的新房去看一看。”居民程时全说,他一家借住在二哥约30平米阴暗潮湿的小屋,一直想在房前余基上建栋新房。可老鹳庙属于下陆重点管控地区,禁建新房。程时全求助刘伦堂。刘伦堂实地查看后,表态将让程时全早日住进新房。   刘伦堂和程时全一起,顶着烈日,跑规划、跑城管,找各部门签字,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程时全拿到了政府批文,可刘伦堂却病倒了。程时全后悔莫及,他怎么也没想到,刘伦堂这时竟已查出患上了肝癌晚期。   “如果他能好好休息,也许就不会这么突然。”社区主任程冬生说。   社区副主任程时贵至今对刘伦堂去世前带病最后一次召开村“两委”会的情景记忆犹新。4月起,刘伦堂时常出现头晕、目眩、人渐渐消瘦,后来情况越发严重,大家劝他去医院治疗,他却忙于工作一拖再拖。4月12日,刘伦堂强撑着到社区召开了最后一次“两委”会议。“以前刘书记都是声音洪亮、说但这次话声音沙哑,脸色铁青,一边说话一边喘气,还时不时地按着肚子,忍着巨痛,大家每听他讲一句话都很揪心。”程时贵回忆。   社区干部方杨奏,与刘伦堂共事有10年了。“他总是说‘党员干部就要为群众办事,不然干着啥意思,生命就应该在党徽中闪光。’”此时,方杨奏一直流着泪。   下陆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李文清这样评价刘伦堂:有经济头脑、敢于担当、一心为民,是化解基层矛盾的行家,带领群众致富的能手。   刘伦堂走得仓促,生前唯一留下的遗言就是,死后将自己的骨灰安放在老家林场。这里背靠村庄,规划中的广州西路将从这里经过,他想默默地注视着这里的变化,期望后人能实现他发展商务物流、对接团城山商务区,建设老鹳庙新城的梦想。 敢叫“负村”变“富村” ——社区好书记刘伦堂系列报道之二 (黄石日报 记者 左聪)集体经济从原来欠债到每年收入近百万元,老鹳庙社区群众都不会忘记,他们的今天离不开好书记刘伦堂。   刚刚改革开放的1983年,刘伦堂第一个“吃螃蟹”,建起了老鹳庙水泥厂。   因经营有道,当时的肖铺乡党委将刘伦堂调任到乡里的企业公司任经理,在刘伦堂的带领下,企业公司的几家企业红红火火。   而刘伦堂最早筹建的水泥厂却因无暇顾及,亏损严重而停产,设备开始锈蚀。看到这些,刘伦堂流泪了,但他还是服从组织安排,又回到当时负债300多万元的老鹳庙当党总支书记,他发誓要让机器重新转起来,让工人重新上班。   缺钱,他就四处奔波,找亲戚借钱,发动工人筹资,凑齐了3.5万元,回村任支书的第13天,水泥厂重新点火开工了。   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1990年水泥厂实现年产值128.8万元,上交利税15万元,从而一举解决了村民办教师工资、军烈属抚恤金,以及拖欠多时的村水泥厂工人的工资。    不仅如此,刘伦堂还带领村民采取“滚雪球”的办法,利用村里丰富的石材资源办起了建材厂、碎石厂、建筑队等企业。1991年底,老鹳庙村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村级经济还大有结余。    1998年,市场经济风起云涌,刘伦堂采取“靓女先嫁”的方法,对全村的水泥厂、碎石厂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同时,筹建工业园区,引进了法兰盘厂、晨昊包装、万邦机电、众联物流等一批企业。至2013年底,全社区实现社会总产值2.3亿元,村集体收入近100万元。    2013年11月19日,全市确定了“五小”企业关闭、工业企业重点污染源整治专项行动方案,老鹳庙的三家企业也在关停之列。“五小”关了,老鹳庙出路在哪里?刘伦堂适时提出发展商贸业。如今,社区全面对接团城山商务区,拉开了工业园区、物流中心园区的发展框架,成为下陆区开放开发的热土。    4日,黄石法兰盘厂董事长饶平回忆与刘伦堂一起的经历。他说,刘书记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会搞经济、会搞党建。    “我的企业是2001年引进的,这位老书记思路很开阔。”饶平记忆最深的是,刘书记来企业调研的第一天,就对企业的党组织建设非常感兴趣。厂里没有党组织书记,刘伦堂就亲自担任。    晨昊包装公司老总肖瑞和对刘伦堂书记“企业建在哪里,党组织就跟在哪里”的做法表示赞赏。他说,每次企业遇到困难,都是党员冲在最前面。    在采访中,记者还听到了很多群众对刘伦堂的感激之声。    “没有刘书记为我担保,我的合作社可能早就完了。”居民江文胜始终记得高考落榜后,他将30多亩荒山坡承包下来发展循环种养业。当他缺钱时,是刘伦堂为他担保,帮他渡难关。    除江文胜外,刘伦堂还联系群众35户。50多岁的困难户张整华没有工作,刘伦堂将他安排在法兰盘公司工作,月工资1500元;程怡患再生贫血,需要钱做手术,刘伦堂带头为她捐款……    “没钱要想事,有钱要办事,为民办实事。”这是刘伦堂对社区党员干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他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12本笔记簿记载25年为民情 ——社区好书记刘伦堂系列报道之三 (黄石日报 记者左聪)1日下午,刘伦堂“上山”安葬的第三天。长子刘文兵和媳妇江四兰,到社区办公室清理父亲的遗物。发现一张水电交费卡里有余额3000元。剩下的,是装满一麻布袋的优秀共产党员、省劳动模范、市劳动模范等奖章、证书,及20多本学习笔记、工作笔记。    社区文秘方杨奏介绍,刘伦堂有五种笔记本:5本工作笔记、7本群众反映问题汇总笔记、5本群众纠纷登记笔记、4本领导讲话笔记和学习笔记。    其中的12本民生笔记簿记载着这位老书记25年的为民情。从1989年就任支部书记起,刘伦堂就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那就是把事关2400多名居民利益的每一件“小事”都作为“大事”来抓,件件要有结果,事事要有实效。正是有着这样一条“规矩”,在任职的25年时间里,他为居民办了不少发展集体经济的大事和惠及百姓民生的实事。    老鹳庙社区偏居下陆一隅,前面是东钢公司,后面就是蜂烈山。以前,社区居民的电,由东钢公司免费提供。东钢效益好时,用电有保障,到了后来停电是常有的事。    “150瓦的灯泡和15瓦的一样,都是非常昏暗,刘书记我们什么时候能用上放心电啊。”每次到居民家走访,刘伦堂将用电的苦恼和村民的建议记在笔记簿上。    1993年,老鹳庙正式实施电改,几个月后,居民用上了放心电,再也不用担心用电跳闸等问题了。    “吃水难一直是居民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村东有企业排出的工业废水流过,蜂烈山垃圾场流出的污水也流到这里,居民的日常饮用水严重污染。“如果这个苦不堪言的问题不能及时解决,作为一名村支书,我严重失职。”在1999年8月16日的笔记簿上,记者看到刘伦堂记载的一段话。    刘伦堂没有食言,改水计划马上付诸行动。经初步测算,全社区安装自来水,总投资78万元,钱从何来?刘伦堂多方奔走,争取到上面改水资金21万元,集体投资30万元,群众集资20多万元,终于将自来水接到了家家户户。    2013年10月,老鹳庙持续秋旱,社区10个居民小组、17个自然湾的960多亩蔬菜严重干旱、水塘全部干枯、无抗旱水源。旱情让刘伦堂坐不住。他来到肖家铺菜科所,看到枯黄的叶子,干涸的地沟,刘伦堂将调查了解的情况记在笔记簿上。 “刘书记救救我这20多亩蔬菜吧。”菜科所所长王贤田一脸愁容地求助。刘伦堂又走访了好多居民,将他们的心声一一记下。    晚上,社区紧急向区农林局打报告:借用6台潜水泵和水管。无水源,从自来水管中接水放入水塘,供居民挑水抗旱,大家齐心协力,终于保住了300多亩蔬菜。    在刘伦堂的办公室,社区发展规划图还放在醒目位置。社区主任程冬生郑重而自信地说,我们一定要完成书记未了的心愿,让这里早日成为下陆的新城。 一笔一画写就出彩人生 ——社区好书记刘伦堂系列报道之四 (黄石日报 记者 左聪 实习生 范端雯) 8日,在下陆区老鹳庙社区党员活动室,社区展示了一批党员的学习笔记。一大叠淡黄的稿纸,几本旧的笔记本,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据老鹳庙社区主任程冬生介绍,这些都是已故社区书记刘伦堂这25年所写的各种学习、读书笔记。稿纸上有下陆区肖铺乡老鹳庙村,也有老下陆街办老鹳庙社区的,由于时代久远,上面的字有些泛白。    社区干部方杨奏说,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当天的报纸送到刘伦堂办公室,供他阅读。“他发现精彩的话语、对社区工作有用的,都用波浪线或者红笔做记号,有的还剪切下来。”方杨奏眼中,刘伦堂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的人。    “善于学习,并善于学以致用。”下陆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李文清这样评价刘伦堂。他说,刘伦堂在下陆区党建上创造出了把党支部建在居民小组上、建在企业班组上,驻组包户等很多经验。    李文清说,刘伦堂虽然学历不高,但25年来坚持学习,让他成为一名出色的基层党务工作者,更创造了下陆区多个第一:他是下陆区第一个办水泥厂的企业家,第一个带头搞经济体制改革的村支书,第一个搞村级工业园和五年发展规划的带头人,也是下陆区同时荣获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和全省劳动模范的唯一之人。    下陆区社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李敬军在老鹳庙社区挂点。他印象最深的是,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刘伦堂每次讲话的讲稿,都是自己一笔一画手写的,上面有很多修改记录,未见他用打印稿。“在这个信息时代,还有多少人用这种耗时费力的笨办法?”李敬军说,这些年来,他手写了几十万字的心得体会,难能可贵。 “身体真的不行了,再也不能挨家挨户走访了,群众还有很多困难,在我有生之年恐怕无能为力了……”笔记本上,刘伦堂还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体会,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位老党员对百姓的无限热爱和对事业的无限忠诚。    编后:从7月4日起,本报连续推出“社区好书记刘伦堂系列报道”,从多个角度向读者展现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社区书记、好榜样刘伦堂,他平凡中绽放生命的光彩,他为集体利益忙碌奔波一生,为百姓生计倾注一腔心血,他是践行群众路线的先进典型,是基层党组织的好干部,是群众需要和呼唤的当家人。我们在为失去这样的好干部扼腕叹息之余,也希望通过其精神的传承,在我们身边涌现出更多这样的基层好干部。 生命在党徽中闪光 ——追记下陆区老鹳庙社区原党总支书记刘伦堂   编者按: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这是每一位共产党员在入党宣誓时,面对鲜红的党旗作出的庄严承诺。在黄石市下陆区就有这样一位基层党员干部,自49岁走上社区党组织书记岗位,至去世的25年间,始终心怀群众,忠于职守,用实际行动生动演绎了一位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用生命谱写了一曲为群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光辉赞歌,他就是黄石市下陆区老鹳庙社区原党总支书记刘伦堂。   有的人去世了,但他还长久地活在人民心中;他的身躯融入了大地,但他的精神却铸就了一座丰碑。 △2013年3月8日,刘伦堂与社区干部一起参加义务劳动。 记者 柯恒 摄 △刘伦堂曾获得的奖牌 △刘伦堂曾经的办公桌上,一副老花镜下面压着一本理论学习书籍   6月29日,天空阴沉,纸花如雪,哀曲如泣。   黄石市下陆区老鹳庙老鹳庙社区笼罩在一片忧伤的气氛里,100多名干部群众纷纷赶来送他们最贴心的“当家人”——社区原党总支书记刘伦堂最后一程。这只带领党员群众飞了25年的“老鹳鸟”为了工作,积劳成疾,终因肝癌晚期,不幸于2014年6月25日23时45分,溘然长逝,享年74岁。   丢了铁饭碗,人家说他亏了;群众致了富,他回答赚了——    勇立潮头摘“穷帽” 25年前的老鹳庙是个穷地方,全社区2400多人,仅600亩菜地,人均耕地不过三分,日子过得紧巴巴。   更让人忧心的是,当时村里的党组织涣散,领导班子缺乏闯市场的本领。村办水泥厂因经营不善,亏损严重而停产;盲目投资300万元兴建的彩色水泥厂,也因生产出来的水泥质量不合格而倒闭。1989年,在这种极度艰难的情况下,当时的肖铺乡党委准备把担任乡企业公司经理的刘伦堂派回老鹳庙村任党支部书记。   放弃乡干部的铁饭碗,回到一个人平负债1500元的贫困村担任支书,刘伦堂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时乡企业公司在刘伦堂的带领下红红火火,公司下属的企业产值利润连年翻番。从个人利益出发,刘伦堂完全可以坐在舒适的经理位子上当功臣。但看到全村父老乡亲期盼的眼光,刘伦堂毅然接受了乡党委的安排,回到了老鹳庙,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无工不富、无粮不稳”是刘伦堂当起支书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集体经济的薄弱让他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经过日日夜夜的走访、思索,刘伦堂意识到只有兴办工厂、发展村办企业,才能让老鹳庙村人甩掉压在背上的数百万元债务。于是,他“看中”了村水泥厂。老鹳庙水泥厂曾是刘伦堂任村副主任时,于1983年亲手创办的一家企业,当年红红火火。而此时,该厂由于经营不善,连年亏损,已停产半年。于是,刘伦堂自动请缨,兼任该厂厂长。紧接着他四处奔波,找亲朋借款,发动工人集资,凑齐了3.5万元,在任村支书的第13天,水泥厂终于重新点火开工。原水泥厂的司机张友和至今仍然记得,刘伦堂大雪天和工人们一起上山用板车拖石头,烈日下带着馒头和自来水到武汉跑销路……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1990年水泥厂年产值实现128.8万元,上交利税15万元。不仅如此,刘伦堂又利用村里丰富的石材资源办起了建材厂、碎石厂、三磷灰厂、建筑队等企业,并使这些企业初具规模。1991年底,老鹳庙村还清了所有债务,村级经济还大有结余。1992年元月,刘伦堂又对水泥厂进行数次技术改造,达到年产10万吨规模、拥有职工200多人,年创产值突破2000万元,成为区属企业龙头和利税大户。   上世纪末,市场经济风起云涌,村办企业效益普遍下滑,为避免冲击,刘伦堂多次召集党员干部和居民代表研究对策,并对水泥厂、碎石厂、建筑队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引进年产值过千万元的法兰盘厂等企业,接着又先后引进沙浆搅拌、晨昊纸业、众联物流、万邦机电、华隆冷链等近10家规模以上企业。2013年,社区实现社会总产值2.3亿元,村集体收入100万元,人均收入突破6000元,一度下滑的集体经济再度壮大。   随着黄石经济转型不断发展,近几年,老鹳庙的三家企业被列入关停“五小”企业之列。企业关了,老鹳庙出路在哪里?这时,他已年过七旬,仍踌躇满志,适时勾画出发展商贸业的蓝图。怎奈天不作美,他患上绝症。      群众盼就要干,他心里装一本民生账——   鞠躬尽瘁尽职责   刘伦堂有五种笔记本:5本工作笔记、7本群众反映问题汇总笔记、5本群众纠纷登记笔记、4本领导讲话笔记和学习笔记。在12本跟群众有关的笔记簿里,记载的是这位老书记25年的为民情。从1989年就任支书起,刘伦堂就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那就是把事关2400多名居民利益的每一件“小事”都作为“大事”来抓,件件要有结果,事事要有实效。   老鹳庙社区偏居下陆一隅,前面是东钢公司,后面是蜂烈山。以前,社区居民用电由东钢公司免费提供,可到了后来公司效益变差,停电是常有的事。“150瓦的灯泡和15瓦的一样,暗得狠,刘书记,我们什么时候能用上放心电啊?”每次走访,居民们不断地向他抱怨。为了解决这一难事,刘伦堂克服困难,于1993年,对老鹳庙正式实施电改,几个月后,居民用上了放心电。   “吃水难一直是居民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村东有企业排出的工业废水流过,蜂烈山垃圾场的污水也流到这里,居民的日常饮用水严重污染。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及时解决,作为一名村支书,我严重失职。”在1999年8月16日的笔记簿上,记者看到刘伦堂记载的这段话。刘伦堂没有食言,改水计划马上付诸行动。经初步测算,全社区安装自来水,总投资需78万元。刘伦堂经多方奔走,争取到改水资金21万元,集体投资30万元,再让群众集资20多万元,终于将自来水接到家家户户。   25年来,刘伦堂像“燕子衔泥”一样,通过政策争取一点、集体支出一点、村民自筹一点的办法,筹集资金500多万元,改造社区泥巴路7公里,在全区率先实现村级公路全部硬化,组组通水泥路。同时,大刀阔斧地进行改水、改厕、改电,解决了群众烦心的问题,让周边居民羡慕不已。翻开刘伦堂的记事本,记录着“谁家生活有困难”、“哪家危房要修缮”、“哪位病号需照顾”等“小事”。居民们都说:刘书记对我们的难处心中记有一本账!   “没有刘书记为我担保,我的合作社可能早就完了。”居民江文胜始终记得,高考落榜后,他将30多亩荒山坡承包下来发展循环种养业。当他缺钱时,是刘伦堂为他担保,帮他渡难关。除江文胜外,刘伦堂还联系群众35户。50多岁的困难户张整华没有工作,刘伦堂将他安排在法兰盘公司工作,月工资1500元;程怡患再生贫血,需要钱做手术,刘伦堂带头为她捐款……   亲近则疏。对全村各家各户情况了如指掌的刘伦堂,却对妻子的病情并不了解。1997年元月19日,正在村里忙工作的刘伦堂,突然接到儿子打来的电话:“爸,我妈突发脑血栓,快不行了,你赶紧来医院吧!”听到这个噩耗,刘伦堂差点倒在地上。等到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妻子已经断气了。看到安静的老伴儿,一向坚强的他泣不成声。可谁又能想到,在村里村外忙碌的他,竟然对妻子的病全然不知,哪怕当时自己多一点点体贴,一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听到这个消息,村民们惋惜不已:一向把村民的事当成自己事的老书记,怎么把自己最亲的人给漏了呢?妻子的离去,让刘伦堂抱憾终生。 “没钱要想事,有钱要办事,为民办实事”——   勤政务实死而后已      “没钱要想事,有钱要办事,为民办实事。”这是刘伦堂对社区党员干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他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社区干部方杨奏,与刘伦堂共事有10年了。“他总是说‘党员干部就要为群众办事,不然干着啥意思,生命就应该在党徽中闪光。’”说这话的时候,方杨奏一直流着泪。   刘伦堂的长子刘文兵记忆最深的是,小时候,他一觉醒来,总能看到父亲在昏暗的灯光下写材料,地下还有揉成团的废纸。下陆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李文清这样评价刘伦堂:下陆区所有的社区党组织书记中,刘伦堂年龄最长,但他从不倚老卖老,一直无怨无悔、默默奉献,乐当“老黄牛”。一心埋头工作的刘伦堂,没想到病魔正一天天地蚕食着自己的身体。   十组居民程时全,原来一直借住在二哥约30平方米阴暗潮湿的小屋,一直想在房前余基上建栋新房。可老鹳庙属于下陆重点管控地区,禁建新房。程时全只好求助刘伦堂。刘伦堂实地查看后,表态将让其早日住进新房。他们一起,顶着烈日,跑规划、跑城管,找各部门签字,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程时全拿到了政府批文,可刘伦堂却病倒了。   社区主任程冬生回忆说,去年9月的一晚,刘伦堂前往重点项目众联物流协调工作的路上,突然感到腹部隐隐作痛。程冬生关切地询问:“刘书记没事吧,要不去医院看看。”刘伦堂摆摆手说:“我没事,赶紧做工作。”发现父亲身体有恙后,去年9月中旬,刘文兵陪父亲前往医院检查,检查切片显示,刘伦堂腹部有小块阴影,有占位性病变现象。医生把刘文兵叫到旁边,轻声告诉他,“你父亲可能患的是恶性肿瘤”。听到消息后,家人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但考虑到他的担心,决定将这个消息隐瞒下来。然而病情不断恶化,肿瘤变得越来越大,终究瞒不过他。9月16日,刘伦堂开始第一次介入治疗。没想到在家休息一周后,病情稍微好点,他就偷偷溜回办公室,出现在群众的面前。   去年12月,刘伦堂开始接受第二次介入治疗,但是他不顾家人和医生的劝阻,又来到社区一线。今年4月,刘文兵陪父亲到武汉中南医院进行第三次介入治疗。刘文兵说,那次介入治疗用药很重,父亲有点受不了,全身发冷、盖了好几床被子都不管事。三次治疗,父亲的体重从110斤锐减到80多斤。   然而,想到此时社区有很多事情还需要“拍板”,刘伦堂又毅然回到老鹳庙,强撑着身体主持他最后一次“两委”会议。“以前刘书记总是声音洪亮,但这次声音沙哑,脸色铁青,一边说话一边喘气,还时不时地按着肚子,忍着巨痛,大家每听他讲一句话都很揪心。”社区副主任程时贵回忆。   “如果他能好好休息,也许就不会这么突然。如果他不是集体的带头人,他就有理由在家养病。”程冬生说,在刘伦堂的心里,装下了大家,而唯独没有自己。 活到老,干到老,学到老——   敢于担当学以致用      在下陆区老鹳庙社区二楼党总支书记办公室,笔记本、手写的稿纸堆成一摞摞,却再也等不到主人来翻阅和更新。稿纸上有下陆区肖铺乡老鹳庙村,也有老下陆街办老鹳庙社区的,由于时代久远,上面的字有些泛白。   社区干部方杨奏说,刘伦堂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阅读当天的报纸,如有发现精彩的话语、对社区工作有用的,都用波浪线或者红笔做记号,有的还剪贴下来。   “善于学习,并善于学以致用。”李文清这样评价刘伦堂。他说,刘伦堂在下陆区党建上创造出“把党支部建在居民小组上、建在企业班组上”以及驻组包户等很多经验。李文清说,正因为坚持学习,刘伦堂虽然学历不高,却创造了下陆区多个第一:他是下陆区第一个办水泥厂的企业家,第一个带头搞经济体制改革的村支书,第一个搞村级工业园和五年发展规划的带头人,也是下陆区同时荣获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和全省劳动模范的唯一之人。   下陆区社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李敬军曾在老鹳庙社区挂职。他印象最深的是2011年春,正逢几十年难遇的春旱,5月中旬,社区10个小组普遍干旱,4、5组有近百亩蔬菜无水灌溉。这时,老书记连夜召集“两委”班子会议,启动抗旱预案。没有水源,老书记利用已接通的自来水管网,临时夜间接水引至塘堰。第二天,塘堰终于有水了,蔬菜得救了,村民高兴了,一场群访危机解除了。事后,有人质疑自来水浇蔬菜不划算。刘伦堂说,“群众找政府,有呼声,不管大小,说明对党信任,我们要不辜负信任,不是划不划算的问题。”这句简单朴实的话,让李敬军受益终生。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刘伦堂每次讲话稿,都是自己一笔一画手写的,上面有很多修改记录。“在这个信息时代,还有多少人用这种耗时费力的笨办法?”李敬军说,这些年来,刘书记手写了几十万字的心得体会,难能可贵。   “身体真的不行了,再也不能挨家挨户走访了,群众还有很多困难,在我有生之年恐怕无能为力了……”笔记本上,刘伦堂还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体会,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位老党员对百姓的无限热爱和对事业的无限忠诚。   25年的书记生涯中,刘伦堂没有给家人留下财富,但他的荣耀却留存下来。这位老书记从1983年获市先进生产工作者称号,到2013年老鹳庙社区被市委授予基层示范党组织。40多项荣誉,全省优秀共产党员、全省劳动模范,刘伦堂和他带领的社区可谓各项荣誉齐身。      当干部要公道清白,决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   打铁先做到自身硬      7月1日下午,刘伦堂“上山”安葬的第三天。长子刘文兵和媳妇江四兰,到社区办公室清理父亲的遗物,发现一张水电交费卡里有余额3000多元。剩下的,是装满一麻布袋的优秀共产党员、省劳动模范、市劳动模范等奖章、证书,及20多本学习笔记、工作笔记。 只有3000多元的存款,不是亲眼所见,江四兰做梦都没有想到,公公只留下那么点钱。以前,江四兰一直觉得公公有钱,只是非常“抠”。2003年,江四兰想买套商品房,缺10万元钱,想公公借点钱给她,但刘伦堂只能拿出几千元。后来夫妻俩只好找别人借钱,前几年房子才还清贷款。为此,江四兰一直对公公有看法。但看到公公留下的唯一储蓄——一张只有3000多元的存储卡时,儿媳哭了。   对刘伦堂还有“看法”的是他的同胞哥哥刘伦华。刘伦华是社区公认的困难户,多次找刘伦堂想包点工程做。但每次都被其拒绝,大哥因其不讲情面,被视同路人。   一栋上世纪九十年代盖起来的两层小楼早已破旧不堪,里面还住着刘伦堂大儿子和小儿子两家人,简陋的装修、老式的木门木窗、用了几十年的老旧家具,这就是刘伦堂的家。曾经有几个工程建筑商找到刘伦堂,要帮他把房子免费装修一下,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其实,20多年来,刘伦堂经手的大大小小的建设项目几十个,一些老板带着钱物找到刘伦堂,请他帮忙,但每次都是高高兴兴来,“灰溜溜”地走。刘伦堂不仅在经济上,不准亲人朋友插手,在党纪政纪上也严格要求自己的孩子。大儿子刘文兵生了个女儿,想要个儿子,但是刘伦堂坚决不许;小儿子刘红兵一直在附近一家企业打工,父亲从来没为他在工作上说一句话。 刘文兵说,父亲临终前,将家人叫到跟前说:“我这辈子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财富,对不起你们,但也没有给你们留下一点扯不清的账,做人一定要公道清白,决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集体富了,但钱一分都不能乱花,必须为广大居民谋利益。这是刘伦堂当了25年的“一把手”,一直信奉的处事之道。   刘伦堂还给“两委班子”定下“四不准”:不准用公款送礼、不准借工作之便收取礼物、不准以任何名义侵占公物、不准为亲朋好友谋私利。社区各项收入,全部对外公开,每笔开支必须经过居民理财小组审核。    在刘伦堂的办公桌上,一副老花眼镜下面压着一本《反对浪费、厉行节约——重要论述摘编》,这位老党员勤于学习,知行合一的形象被定格于此。活着的时候最无私,人民的怀念也最永恒。刘文兵说,原来不是很理解父亲,但这次父亲病后,干部群众都来看望,为父亲流泪,他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去世前几天,刘伦堂还要求刘文兵去弄辆轮椅,推他去多看一眼这片他深爱的土地、深爱的群众。然而,刘伦堂当时吐了很多血,身体非常虚弱,连坐在轮椅的力气也没有了。   刘伦堂走得仓促,生前唯一留下的遗言就是,死后将自己的骨灰安放在老家林场。这里背靠村庄,规划中的广州西路将从此地经过,他想默默地注视着这里的变化,期望后人能实现他建设老鹳庙新城的梦想。   让记者欣慰的是,刘伦堂的梦想将很快变成现实。目前下陆区正在修编老下陆生态新城发展规划,配合市政府规划的苏州路、广州路延伸,将形成以老鹳庙社区为中心,辐射整个老下陆的,全面对接团城山开发区的老下陆商务区和物流中心园区的发展框架。 最是廉洁正人心 ——六学刘伦堂系列评论之一 (黄石日报 黄思平) 据《晋书·吴隐之传》载:距离广州20里的石门,有一眼泉,叫贪泉。与贪泉相映成趣,合肥包公祠内有一眼泉,叫廉泉。廉泉旁的石壁上有一千余字的铭文,记录着一段神奇的传说:古时曾有一太守饮过廉泉的水后,立刻头痛起来。而泉边的百姓世代靠此泉为生,却毫无异状。究其原因,太守乃一贪官。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间。贪泉与廉泉的故事,深刻地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心声、期盼与智慧。    刘伦堂为官25年,生前的存款只有3000多元。 25年来,老鹳庙的工程有很多,但刘伦堂从不让亲戚朋友插手。同胞大哥是泥匠,本身家庭困难,完全可以在社区里包点工程。但刘伦堂宁可得罪大哥,也不能让居民说闲话,这种固执着实可爱。反观,我们有些干部一旦提拔重用,手里有点权,就开始为自己家人开通“绿色通道”,他们当官的目的就是为了发财,最后在发财中丢了帽子。    古人说得好:“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行。”只有严于律己,廉洁自律,才能有好形象、高威望,并产生凝聚力和号召力。廉洁奉公的干部,必然受到百姓敬重。刘伦堂死后,能让这么多人怀念,也正是他清廉如水的高尚品质让人久久不能忘怀。而前不久我市通报的11名落马县级干部,让人扼腕叹惜、警钟长鸣,与刘伦堂的清廉如水相比,人生境界则有天壤之别。    廉洁既是一种形象,更是一种品德、一种境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于党员干部来说,只有做到“廉洁”,才能全身心地“奉公”。正所谓,最是廉洁正人心。让我们共勉之。 公心千仞立天地 ——六学刘伦堂精神系列评论之二 (黄石日报  黄思平) 人们怀念刘伦堂,原因各不相同。有人感激老书记在困难之际的“雪中送炭”,有人受惠于老书记及时的“锦上添花”,还有人发自心底的佩服“这样一个看似平凡老人,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了老鹳庙的命运”!    而回望刘伦堂所做的一切,其本源在于一个“公”字。《说文解字》里解说:“公从八从厶,八犹背也,背厶为公。”意思是说与私向背的就是“公”。在刘伦堂的现实语境之下,“公”的含义似乎更加的丰富。    党的执政理念“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这个“公”是除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外,没有任何的私利私求可言。与此一脉相承,刘伦堂的“公”,代表的是全体老鹳庙居民的公共利益,是所有老鹳庙群众的共同理想。于是,才有了他带领社区居民集资创办了年总产值2.3亿元的集体企业,集体经济收入每年超百万,居民家家受益户户得利,但自己的两个儿子却只能在外打工、艰难营生的现实版“反转”剧。    《论语》中有“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刘伦堂的“公”,还是公平、公正、公开。孔子讲“均无贫”,刘伦堂则努力把村级经济的蛋糕做得更大,以“公平、公正、公开”为原则,创办村级企业,开展产权制度改革,招商引资搞项目,将社区集体收入全部用于修路、通水、改电、改善校舍,让老鹳庙的群众真切地享受到每一点的发展实惠。    明代无极知县郭允礼的《官箴》写道: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廉则吏不敢慢,公则民不敢欺。由此,“公生明,廉生威”,千古名句,万世流传。    “以公为先,而后泽于民。”刘伦堂用25年的书记生涯书写了自己的“闪亮一生”,公心长存顶天立地,足以让人们无限缅怀。 政要在勤天道酬 ——六学刘伦堂精神系列评论之三 (黄石日报  黄思平)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载:一位官员死后来到阎王殿,傲然道:“我所到之处,只喝别人一杯水而已,在鬼神面前心中无愧!”阎王讥讽说:“仅仅认为不要钱就是好官,那设一木偶在公堂上,它连一杯水都不喝,不更胜过你吗?”虽然是一则借喻故事,却有现实生活的影子。   廉者,政之本也;勤者,政之所要。不廉无以立身,不勤无以成事。廉政和勤政,二者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党员干部缺一不可。党员干部能力再强,如不洁身自好,就丧失了根本;党员干部再廉洁,工作慵懒散软、消极倦怠,也必然会贻误党和人民的事业。刘伦堂就是我们党员干部“勤政”的一个标杆,一面旗帜。   刘伦堂手勤、腿勤。白天,明晃的烈日下,刘伦堂一笔一划记录着群众的苦与甜,挥汗如雨。深夜,昏暗的灯光下,刘伦堂一字一句总结着工作的得与失,强忍瞌睡。25年来,手稿记了几十万字,笔记写了10多本。25年,刘伦堂四处奔波,勤勤恳恳,埋头苦干。从水泥厂,到建材厂,再到碎石厂、建筑队,老鹳庙从一穷二白到红红火火,刘伦堂操碎了心,熬出了病,鞠躬尽瘁。   勤政不等于瞎忙。瞎忙者,虽精神可嘉,但一事无成,其结果与慵懒散软、尸位素餐者同。刘伦堂不仅手勤腿勤,而且脑子勤。粗放型经济时代,刘伦堂大力引进规模以上企业,社区经济极速扩张。经济转型期,淘汰落后产能,刘伦堂又带头关停“五小”企业,战略性提出了发展商贸业宏伟蓝图,如今老鹳庙成了下陆区开发的热土。通过不懈的努力,刘伦堂创造了下陆区多个第一:下陆区第一个办水泥厂的企业家,第一个带头搞经济体制改革的村支书,第一个搞村级工业园和五年发展规划的带头人。   正所谓天道酬勤。25载,刘伦堂把大半生献给了老鹳庙,用行动诠释了一名老支书勤政为民的情怀。他身体力行体现出的“勤”字,正是广大党员干部应该学习和弘扬的优良品格。 创新求变聚气神 ——六学刘伦堂系列评论之四 (黄石日报 黄思平) 康有为在《大同书》中,曾构想一个充满创新气质的国家,“创新理者为圣哲,创新术者为慧巧,创新益者为明智”,让全社会“皆创新之是图,无他志焉,无他思焉”。这段话很好说明创新对国家或民族发展的重要性。   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单位个人,都应该树立创新求变的意识。刘伦堂无疑属于时代的弄潮儿,也是创新的勇士。在任村支书的25年中,他始终紧跟时代步伐,坚持学以致用,年龄的增长并未造成刘伦堂思想的僵化。相反,他老而弥坚,时有创新,突破了一个个障碍,解决了老鹳庙在发展中的一个个难题。刘伦堂创新的思想和过人的胆识并不输于同时代的基层干部。   回望老鹳庙摘掉“穷帽”的历程,离不开创新求变的精气神。在创新思维的指引下,刘伦堂带头搞经济体制改革、搞村级工业园;面对经济转型,他又带头关停“五小”企业,战略性提出了发展商贸业宏伟蓝图……可以说,老鹳庙25年的“摘帽”致富过程,也是刘伦堂带领全体村民创新求变,解放思想,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过程。   原华西村支书吴仁宝曾言:“领导干部担负领导一方发展重责,需要具备破解难题、驾驭发展的能力,关键在于是否具备创新意识。”培养创新思维、提高创新能力,需要强化问题意识,始终对最突出的困难和问题抱有一种“不依不饶”的态度;需要对新生事物永远保持高度的敏感,善于寻找新技术、新手段与老问题的对接点……只有不断用标尺丈量自己,才能摒弃“时代变了,还是老一套”的旧,克服“群众都过河了,你还在摸石头”的慢,防止“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的乱,从而真正激发创新热情,凝聚创新能量。   创新求变,既是个人生命永葆青春活力的源泉,也是一个地区、一个单位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我们广大党员干部敬佩刘伦堂的地方,正是这种穷则思变、老而弥新的精气神。
分享到:
推荐 打印 | 录入:给予了宝马品牌形象上升的好契机 | 阅读:
本文评论 花瓣外略带紫色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